部队兵种

为啥海豹特种部队里有GAY

作者:巴黎人赌场登录    发布时间:2019-12-27 02:54     浏览次数 :65

[返回]

该死,真够冷的我的搭档用他的双腿双臂夹紧了我,把我拉近了一些——“蛋顶臀”,正如那些希望我们在列队时尽可能少占用空间的教官所说的那样。我俩贴的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我都能感

图片 1

我的搭档用他的双腿双臂夹紧了我,把我拉近了一些——“蛋顶臀”,正如那些希望我们在列队时尽可能少占用空间的教官所说的那样。

我俩贴的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我都能感受到我搭档的心跳,以及他在我脖子上呼出的热气。“我得尿尿,”他向我警告道。

“尿呗,老哥,”我说。“直接对着我尿吧。”我已经冷到不顾一切了。一切还有一丝暖意的东西我都能接受。

海豹的训练可没那么光鲜亮丽。它的设计初衷是把人逼至极限。无论你正紧抱双臂被海浪折磨,蛋顶臀地排着队准备吃饭,还是躺在海水里和其他人相拥取暖只为等待一次游泳的开始,海豹训练和行动都是一项让人“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运动。

它包含了沙砾、污泥遍布的恶劣环境,以及一群脏男人靠着很少有人能理解的紧密联系共度难关。必须被克服的寒冷潮湿的身体情况能打垮一个人在生理层面以及——偶尔还有——在心理层面上求生的能力。这可不是你能单枪匹马搞定的事情。

我们真的能指望一个女生张开双腿,把她的搭档向自己拉近,并对着他撒尿以便让他感到暖和吗?妥妥的,为啥不呢?

图片 2

“如果我是个gay的话,海豹训练肯定会超级有意思。”

每次教官对我们这些幸存者发起的突袭都是一次对我们依靠个人能力在集体中生存下来的考验。这算是个要求人们在保持高度自制的同时,超越内心在文化层面上对亲密程度的制约,以得到只有通过和另一个人类肌肤相印才能获取的热度和温存的一项仪式。正如我们在海豹部队内部口口相传的那样:“如果我是个gay的话,海豹训练肯定会超级有意思。”(顺便如果你不喜欢我们这么说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无论男女,你都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如果我发现自己在某个一月的日出前寒冷的早晨躺在CTT(Combat Training Tank, 战斗训练水箱,一个大池子)边上瑟瑟发抖,教官还在用橡胶水管往我和同学们的身上浇水,我肯定会毫不疑迟地在心理层面上和我的搭档融为一体——无论搭档是男是女——以保持温暖。)

图片 3

我们该怎样衡量并测试一个人为了长期生存而做必要之事的能力?看看上面那张图吧。你能把其中的某个人替换成一个肉挨着肉夹在他们中间体型健硕的女人吗?她会感觉如何?她身后那个在字面上已经真的把自己的蛋顶进她的臀的年轻小伙在几分钟后又会感觉如何?小伙的妻子该作何感受?这一切有意义吗?还是我被自己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冲昏了头脑?我是说,仅仅因为男人不被期望能控制住他们的冲动——想想泰格·伍兹,比尔·克林顿,甚至那个优秀的烘焙师吉米·斯瓦格特——并不意味着我们做不到这一点。

如果女性在生理和心理层面上都足够有毅力和坚强,自然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对男性来说也是同理。我们无法降低在自己在政治正确性上的标准或者抑制潜在的性冲动。“好吧,我们可以把训练内容稍加改动以便让它对男人和女人都公平合适一些,”你也许会这样说。但如果我告诉你我人生中度过的最寒冷的夜晚并非出现在训练中呢?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止一晚和一个搭档紧紧相拥以保暖并随时准备行动了呢?如果海豹突击队员萨丽不需要在训练中和小伙子们熊抱在一起,我该怎么知道她能否或者是否愿意在行动中这么做呢?假如她不需要在冰冷刺骨的长距离水上渗透训练后脱光衣服换上新的,她在真实的行动中又会怎么做呢?

海豹们周游世界并在每个能钻的破洞里面安家。当你生活在东非洲的屋顶上时可没有独立卫浴和床铺。

而且,坦白来说,心理状况可能会是压力中最不严重的那项

“你,那个长得像公交车屁股的,”一个海豹教官对班上唯一一个黑人吼道。

“今天跑步的时候,你只能穿你的泳裤,死肥仔”另一个教官告诉班上一个体型比较大的同学,并且真的让他只穿着泳裤绕着基地跑圈。

“你丑到连海豹都当不了,快他妈的从这里滚出去,在你给我们所有人丢脸之前赶快退出吧!”一个看起来像模特的教官对一个长相稍微有点不堪入目的哥们如是说到。

海豹训练绝非政治正确——而且这是有理由的。海豹教官们是为了世界上的种种现实情况而训练的,并会用饱含种族歧视和尖酸刻薄之语来逼迫我们退出或者激怒我们。他们会用让人震惊和意想不到的东西来让你愤怒。他们必须确保你能应对战争和冲突带来的心理压力,而言语侮辱多年以来一直是他们达到目的的标准手段。

我个人见识过这种教导起作用。我略带羞涩地走进了特种部队的世界——总是在担心其他人怎么看我,但我结束训练后已经对此不屑一顾。对我大吼,吐口水,说我很烂……这些都没关系。海豹训练教会我做自己情绪的主人。没人能伤害我的感情或者让我感到害怕或者自卑。我不会让他们得逞。

这层在训练过程中产生的保护壳常被认为来源于我们被逼着做了多少俯卧撑,但它实际上来自对激烈的心理斗争的曝光,这是训练中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评估海豹学员的重要标准。我不认为头头们真的明白把一个海豹新兵的母亲叫做贱货的必要性,或者在实际意义和比喻意义上都把他们绊倒以建立和测试他们的极限的重要性。这些人能在战场上完成的事情看起来是无止境的,这正是因为他们的训练也是无止境的。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为止,这些指令都是基于只有男性的文化发展成型的。它们在男性的社会标准、侮辱、敏感性以及最重要的底线上不断发展深化。女性在这样的文化中会有何遭遇?效果还会一样吗?如果你问我的话,我觉得女生可是挺过被骂胖、懒、和丑的一把好手。问题在于头头们是否坚强到敢这么叫她们。

图片 4

哦,但女孩们可没有男人那么强壮

女人没有男人强壮?这是肯定的,但你知道吗?有些男人也不像另外一些男人那么强壮。

有很多小个头的男人通过了海豹训练。在训练途中,身形紧凑一些的人有时候会被编入“蓝精灵组”——也就是一整船的小个子。这些人是因为身材矮小而被隔离了吗?嗯,有点这个意思。船员们是依据身高来分的,这样他们在把船扛在头顶的时候就可以平均分配了。我提出这一点是为了证明我们已经为各种类型的体型做了让步。我们应不应该限制矮个子参加海豹训练?我们应不应该限制大个子因为他们太重了一个人搬不动,而且还占太多地方?我们不是想在这里搞人种竞赛。我们想要也需要多样性。我们需要融入环境,躲到敌人的视线外任何一个他或者她没注意到的地方。

总有些你需要考虑身材情况的场合。全装跳伞的时候体重必须被考虑进去之类的,不过大多数情况下的妥协让步都是为了让太高或者太矮的人的训练更公平,而这就是小队在行动中会出岔子的地方。所以当我听到“一个女人怎么才能扛起一个比她体型大的受伤男性?”我的回答是“和一个150磅的汉子扛另一个250磅的汉子的方法一样。可能稍微需要点帮助而已。”

想成为合格的海豹,体型真的没那么重要。能力才是第一位的,同时体能标准的测量和评估也很容易:

在12分30秒以内游500码;

在2分钟内做50个俯卧撑;

在2分钟内做50个仰卧起坐;

在10分30秒内跑1.5英里;

做到这些,你就能加入。

然而,请记住这些标准是建立在人类极限附近的。比如我们的防溺水测试:我们把一个海豹学员的手脚绑起来然后测试他在一个9英尺深的池子里上下浮动的能力,他得潜下去,用牙齿捡起一个面具,游一定距离,然后在不向前移动的前提下浮到水面上。

女性由于她们的生理构造比男性更容易漂起来,从而在某种程度上让这个测试对她们来说更简单一些,但让其他测试更难,比如在不用手脚的情况下把她们的身子沉到9英尺的水面下。为了公平起见,平整测试场地并让所有学员都穿上负重背心以获得相同的浮力合理吗?也许吧。或者我们可以让女人们下潜时更努力,正如我们让男人们在上浮时更努力那样。达到标准,爬出泳池,找到你的搭档,往他的或者她的屁股上拍一巴掌,说,“干得漂亮”,然后继续努力。

图片 5

我最近写了一本书,叫做《上进的男人们:海军海豹突击队从训练中所学到并教授给孩子们的经验教训》,它主要讲了我们该用什么方式让自己的孩子们准备好面对成年人应该承担的责任。然而,除了我的儿子杰森,我还有三个女儿——泰勒,现年23岁;艾拉,现年11岁,以及9岁的莉。

当我花费数不尽的时间去尽力把自己一切的海豹经验倾注进书中时,我的女儿们就坐在我身边。我会看看她们并思索她们除了要获得如此具有竞争性的知识以外,还要在世界上脱颖而出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我们不能再用和养儿子不同的思路去抚养女儿。女性有力量、技巧以及能力去和男性相抗衡,甚至还能超越男性,而且这个世界要求每个人都做到他的或者她的最好。我们的女儿们,就像儿子们一样,需要被教会如何去巩固他们的资源并占据每个可以让他们取胜的优势条件。这就是对海豹干的活儿的基本描述。

几个月之前,我妻子和我让女儿们停止了一切传统体育活动,转而开始进行我们叫做“小海豹训练”的东西。我一直都在像教儿子一样教女儿们怎么能像海豹队员那样训练。我教她们怎么在系着负重腰带的情况下潜泳以及如何搭建狙击隐蔽处。她们在允许她们和其他男孩打斗的武术课上进行训练——被锁喉就是被锁喉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锁的。就在昨晚,我看着莉被一个比她壮多了的男孩给压制住了,猜猜她怎么应对的?就像一个男生一样……她把眼泪忍了回去,倾身向前,重回战斗。不管我的小女孩们是否选择加入海豹突击队,她们都会知道如何在水里控制自己以及在生死危机中该作何反应。

这不就是我们想要的吗?可能的最强大的队伍?为什么我们会想拒绝任何被两种性别的人提供的获取特殊技能或者能力的机会呢?这个星球已经经不起这么折腾了。各种破事都变得太严重了。

不管布鲁斯·詹纳希望我们怎么想,女孩无法胜任男孩得心应手之事的程度和男孩无法完成女孩可以做到的事情的程度其实差不多。这个国家之所以伟大, 是因为我们有能力和动力去创新, 并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海豹突击队在战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已有数十年之久并会继续保持几十年。为什么?因为我们足够强壮和有钱去尝试新事物,而且我们拥有接纳并塑造其他人的那份自信。我们专注于结果。

我不是说这其中的任何一件事很容易。创新更是艰难。毫无疑问的是有一些女性可以并且终会通过训练,但是任何一个队员都会告诉你训练只是个开始。我对此的观点很可能会让一些人震怒不已,但我对他们有信心。不是对上级头头们,而是对海豹教官们。他们会确保所有佩戴三叉戟徽章的人都是一如既往地靠自己把它挣来的。如果有办法能利用起这个团体中女性那一部分的独特天赋和能力的话,他们会找到的。

女性可以而且也会给海豹突击队带来崭新而强有力的能力。随着战争变得越发非常规并更加依赖于精确的情报、侦察以及外科手术式打击,女性将会像其他的任何海豹突击队队员那样填补空缺——用力量、荣誉以及优雅。当然,前提是她们不半途而废。

我知道让女性上战场是富有挑战性的,而且我也听够了那些对此有意见的人的抱怨。我很想听取一些能既吸收又利用好那些可以达到标准的女性的好办法。

女性可以给战场带来什么独特的属性?

有哪些解决男女动态平衡的好办法?

请描述一项只有女性可以完成的任务。

上一篇:没有了